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一点文学 > 历史 > 穿越之庶女的逆袭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惊闻

穿越之庶女的逆袭 第二百六十五章 惊闻

作者:润肺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10-09 23:11:01 来源:笔趣客

周围的气氛顿时安静了下来,碧玉和碧萝听着李吉彩轻轻的诉说,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说怎么去安慰李极彩。

她们知道李极彩是一个有过去的人,但是没有想到李极彩所经历的远远的超乎她们的想象。

刚开始的时候她们觉得李极彩就是个不起眼的女子,只是在主人的心里她还有所用处,所以她们也就这样尽心尽力的去伺候着,等回到王府里的时候也就没有了更多的联系。

可是谁能够想到他们就在凉州那处的遭遇,亲眼看到了李极彩的坚强,勇敢果决。看到了李极彩能力超群,看到了她的沉稳,睿智。

以至于同她小心翼翼的做了朋友。

似乎在李极彩的眼中,碧玉和碧萝在她的心里并不是丫鬟,而是朋友。

作为友人的话,这该是多么奢侈的一种关系,因为碧玉和碧萝自认为自己是奴才没有跟小姐做朋友的道理。

“小姐,你真的是过得太辛苦了。”碧萝忍不住侧过身来对着李极彩的方向说道。

她看到的是李极彩的背脊,一直以来李极彩都是极为瘦弱的,小小的身躯,身上的伤疤无数,看起来十分可怜。

“不必同情可怜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路要走,每个人的选择也不同,所造成的境遇也不同,谈不上好,谈不上坏,只是尽力过得去,开心一点。”

除了劝慰碧玉和碧萝,李极彩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话,什么忠告可以能够告诉她们的。

只不过在李极彩的眼里,他们两个还小吧,是王府里面的人,将来的生活也不会太难过,四皇子看起来那个样子,但是对待属下应该还可以,尤其是碧玉碧萝还是他重视的奴婢。

今天夜里,或许是因为映衬着凉薄的白雪,又或许是因为苍茫的月色,还有萧瑟的心情,所以一时之间竟变得如此悲观,有种沦亡的感觉。

有的时候也觉得很是凄苦吧。

“不说了不说了,睡吧睡吧。”李极彩打断了自己的思绪,同时也不想再跟碧玉碧萝说更多的话。

因为今天晚上她透露的已经够多了,能够告诉她们的,能够让姜喜湖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其他的李极彩并不想将自己的心思再展露更多。

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听,你真心透白的话,或许别人听了之后还会在心中偷偷笑你,毕竟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呢?

酒醉之外还有一丝残余的清醒,这让李极彩觉得十分难受。

若是要醉,就让他醉个彻底,一觉睡到大天亮,若是不醉的话,便让她保持清醒,不要对着外人总说个糊涂话。

毕竟在先前的时候,李极彩就已经提醒过自己,碧玉碧萝不是她的人,而是。姜喜湖的人。

“是,小姐!”

深深地倾吐了一口气,酒味还是很重,头也昏昏沉沉的疼。

渐渐的迷蒙之间,李极彩便沉睡了过去,合上了的眼皮紧紧地闭着,呼吸十分均匀,让人觉得很是安心。

碧玉和碧萝稍等了一会儿之后没有再听到李极彩说话,于是也就各自慢慢的沉入了梦乡。

这附近已经没有人再养鸡了,这附近的人大多也已经被清理出去了。

所以直到早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屋子的时候,蒙着头呼呼大睡的三个人都没有醒过来。

各自沉溺在甜美的梦里,各自沉溺在温暖的被窝里面,不愿意起身。

毕竟谁稍稍地掀起来一个背角凉飕飕的空气便钻了进去,激起人的一阵鸡皮疙瘩,然后连忙把被子再给捂起来。

所以,当姜喜湖没有听到下人的汇报,以及出于自己的不放心,特地穿了便服,带着侍卫一道到了李极彩的家中来看看。

说实话先前的时候他还没有进入过李极彩的这个小院落,今天还是第一次到访。

可是他的第一次到访没有提前通知主人,主人也不知道,而他到的时候主人还在厨房的草堆上的被窝里面呼呼大睡呢。

最先醒来的是碧玉,她的睡眠有些浅,而且昨夜喝酒也不是喝了很多,她听见了门口咣咣咣敲门的声音。

虽然也很眷恋被窝的暖和,但是他知道有人到访的话,如果不是主人家的人,那么就是有什么事情,那是耽误不得的。

李极彩不到中午或者不到下午是万不可能起来的,她的小妹碧萝碧玉也不忍心让她起来,想让她再多睡一会儿,毕竟昨天赶路真的很累。

于是碧玉想了想,便从草堆里坐起身来,然后拿过叠放好在旁边的衣服,开始动作很是小心地穿起衣服来。

当然,即便她的动静稍微大一些,她旁边两个睡得跟死猪一样的人也是不会搭理她的。

等到碧玉把衣服仔细穿好,起身出去走到庭院门口的时候,隔着门问了一句,但是并没有人搭理她,于是她小心翼翼的拉开门栓,准备开一条缝,看看外面是个什么情景。

她倒是不担心大白天的会有什么不不法之徒闯了进来,因为这小院落里的两旁都是王府的人。

等到他打开门之后,看到是谁,不由得惊呼出声:“殿下!”她怎么也不能够想到来的人竟然是姜喜湖?

碧玉已经习惯性的称呼姜喜湖为主人,但是在外人面前的时候,他还是要遵循礼法,称呼他为殿下。

但是没有想到明明李极彩在出了王府门的时候就已经说清楚,说好了。

殿下也是以一种把人赶出去的姿态说话的,但是没想到,今日他会过来。

“她呢?”看到碧玉一脸困倦的样子,姜喜湖稍稍的有些不满意。

碧玉连忙的惶恐说道:“而且尚且还在睡梦当中呢,昨日休息的太晚了。”

“嗯,去把她给我叫起来。”姜喜湖极为高傲的说道,开玩笑,他今日特地抽了空过来看看她,看她怎么样的,是不是觉得这小院落里住的太破烂了,想要跟她回王府去也是可以的。

当然李极彩自己要主动求饶才可以,不然他是不会愿意带她回去的。

“是!”碧玉将门左右给大开之后,然后连忙转身回去厨房去叫小姐了,毕竟小姐是脱了衣物睡觉的。

现在有男子闯了进来,身上若是衣衫不整传出去会被人家笑话的,所以碧玉要赶紧提醒小姐赶紧穿衣服起身。

李极彩十分不满意,有人揭开了她的被子,然后推搡她,明明知道她是极爱睡懒觉的。

“不要吵我啦,天皇老子来了也不行,我就要睡觉,你让她进来就是了,我就在被窝里跟她说话就这样。”

“可是,小姐小姐这不行啊,主人来了主人点名说要见您了,您还是赶紧起身穿衣服吧,这许多属下看了也不太合适啊,要是进了厨房,这这这这该怎么办啊?”碧玉有些着急。

“不管,就这么听我的,他爱来不来不来拉倒,不来就让他回去,我还要睡觉,没工夫。”

李极彩干脆耍起了起床气,他是最烦人家在大早上的时候弄她的。

“李极彩,你好大的架子!”姜喜湖与其凉冰冰的走了进来说道。

“是啊是啊,我架子大怎么了?打我呀?”李极彩的腿紧紧地夹着被子,不让碧玉把她扯走,听到有人进来冲着他这样说话,她闭着眼睛头也不抬着回答道。

“睁开眼睛说话!”姜喜湖很是不满,李极彩在众人面前不给他面子的举动,不由得恼怒着命令道。

“我都说了我要睡觉你烦不烦啊?要不你今天就一刀把我捅死,不然就让我睡觉。”李极彩听的他命令的语气就只皱眉,最讨厌在这个时候还有人命令她了。

姜喜湖不是第一天认识李极彩了,正所谓狠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李极彩这样说话还真的让人十分火大但是,姜喜湖还真的就不能拿她怎么样。

姜喜湖沉默了一会儿,看到手下拿来了一张凳子,上面放了一个帕子,索性也就一屁股坐了上去,就这样跟着李极彩说话。

“怎么你们好好的,没有房子可以睡,要睡在厨房里面?”姜喜湖看到草堆上有三床被褥的时候,就知道她们昨夜是在这个地方过夜的,那有卧室不睡要睡厨房,这又是什么习惯?

“回殿下的话,这是因为卧室刚收拾出来,暖炉暖盆都没有及时跟得上,昨夜小姐露了一手做了一桌子好菜,加上锅灶间十分温暖,所以就……”

别说,这枯燥之间还真的是相当温暖,至少以前碧玉和碧萝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还挺新鲜的。

姜喜湖觉得有些无语 。

这个女子果然是相当与众不同的,此事就暂且跳过吧。

“条件如此简陋的话,可是后悔了?”

姜喜湖就等着李极彩说后悔,然后狠狠地奚落他一顿,然后再顺水推舟提出带她回去的话。

“后悔什么?这是我家。”

李极彩回来了就没有想过回去王,府虽然好,虽然华丽,虽然什么东西都有,但是到底不是家呀,哪里有家中的这种温暖的感觉呢,虽然现在这家里只有她一个人了。

什么家?哪里是假,这明明就是别人的家,真当他不知道李极彩是后来来的吗?还是求着人家老太婆收留她的,她才能够在这里落下脚来。

不过他暂时不想跟她计较这些,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或许李极彩会比较有兴趣

“话说,我有一件事情想告诉你,不知你可否有兴趣知道?”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李极彩恨不能立马就把姜喜湖给打发走了,省得他在这里叨叨的,烦死人了。

这话说的真气人,好像是他上赶着要告诉她的一般,他不过是到了这里突然想起来的一件事情而已。

“前一段时间我的一个手下闲聊,因为不是要叫你安置回来,所以这个地儿啊自然在他们几个之间就传了出去,我的手下听说他的一个朋友。

曾经办事的时候撞了一个老太婆,已经有几年了,听说当时是因为有什么急事儿想着回头来找人赔的时候,人已经没了。“

似乎就好像是这一家的老太婆。

只不过那个人的身份决定了,那些官府的人,即便是查到了蛛丝马迹,查到了消息,也不敢轻易的向外透露出去。

“你说什么?!!”李极彩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原本还很朦朦胧胧的,脑袋像是闪过了一道炸雷,她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瞪大了眼睛,震惊的问道。

“什么?!你再说一遍,你再说一遍!”胸中漫过漫无边际的惶恐,姜喜湖不会无缘无故的,今天早上忽然来跟他说这样的话,的一定是意有所指,是不是他发现了什么,然后特地过来告诉她的。

“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那个人那个人撞的就是就是范老太太吗?”

李极彩知道姜喜湖绝对把她的身世给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对她的生活一定是十分了解的,所以自然也知道这一家小院落曾经属于范老太太,也知道范老太太曾经被人撞,是,也知道自己一直以来就是在致力于查清楚,找到害死范老太太的凶手。

只可惜李极夜做了官还没做多久,手中还没有什么实权,也不能在官府中起到什么作用,不能帮她把人找到,才一直耽搁了下来。

可是在李极彩的心里从来从来就没有放弃过,查明真凶的想法,如果李极夜不能帮他办到的话,那李极彩就自己自己去想办法做到。

“此事,我也是那一次恰好路过的时候偶然听见的,你知道前一段时间你不是一直闹着跟我说要回到这个地方来吗?

所以那个时候我也只是随便一说,一听到了你这个地方的时候,才忽然想起来,好像也许跟你有所关联。“

姜喜湖说的有些暧昧不清,因为他也是一时想了起来,所以才会说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而且无论是真是假,其实与他也没有多大关系,如果李极彩在乎的话就自己去查好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